<   2004年 11月 ( 3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A Time to Remember

わたしの好きな映画「追憶の上海」
今日、CS放送のシネフィル・イマジカで放映したものを録画しておきました。

最後に見たのは昨年の4月1日でした。だからずっと見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でした。
でも、また見てみたいなぁという気持ちになってきました。

a0020835_12384159.jpg









One of my favourite movie is "A Time to Remember".
Today it was televised on, so I recorded it.
It was last April 1st that I saw at the end. Therefore I couldn't be seen all the time. However, recently it becomes what I want to see...
[PR]
by Franny64 | 2004-11-30 22:49 | My Favourite | Trackback | Comments(0)

Welcome board

スタッフが「1127 Happy Together」のために手作りをしてくれたWelcome board。
手作りを大切にしたいという思いが込められていますよね。
a0020835_21323197.jpg

(hiroさん、多謝)
たくさんの方に見ていただきたいです。

This welcome board was made by LCF stuff "hiro" for 1127 event.
I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you. :-)
[PR]
by Franny64 | 2004-11-29 21:37 | Trackback | Comments(1)
昨日、Simieから英訳が送られてきました。でも、LLでNaomiさんが訳してくださっているので、邦訳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わたしのサイトでは英訳をそのまま載せました。
文字化けしないので、こちらにわたしの資料として原文を載せておきました。


在湄南河古老傳奇酒店中 看張國榮的隱世足跡

張國榮已逝世一年多。


 2004年9月12日,張國榮48歲冥誕,他無數影迷四方八面飛來香港山頂聚集,替張國榮舉行了一連串"RED mission"慶祝活動,RED是Regain Extended Dream的簡號,意思是「重新延續夢想」。

 張國榮迷要用群眾力量使他永遠鮮活存在,他們做到了。時間可以驗證一切,張國榮註定繼續傳奇。

 在不遠處的曼谷河畔,那裏有間百年歷史群星薈萃的豪華酒店,曼谷東方酒店。張國榮死前的五年,他幾乎隔個月便悄悄飛來這裏住幾天,外人看來,這是星光人愛星光地的自然不過的事,但只有少數身邊人才知,是因為這酒店裏有一個人,一個專業「知己」與「管家」身分的人,讓張國榮不斷回來,把這裏當作一個「家外的家」,令哥哥壓力可安心卸下,度幾天隱世快樂假期。

 聽說,張國榮每次來這酒店,「那管家」都替哥哥安排入住特別美麗而有傳奇背景的房間。這份體貼,使人想起《告別有情天》(Remains of the Day)裏那位公爵與他管家的故事。

 之後,聽一位常跟張國榮去曼谷玩的朋友說起﹕「哥哥去世後,就沒再踏足東方酒店,怕觸景傷情……」語言間,都感到他仍是懷念那裏的。

 「我去一次吧。」我跟他說,「我喜歡傳奇地方和故事,可嘗試去找那照顧過哥哥的人談談,幸運的,還可把哥哥愛住的房間和每個他喜歡逗留的角落拍攝回來,讓記掛哥哥的人回味。」

 張國榮冥誕一星期後,我飛到了曼谷河泮那酒店裏。

 一次角色代入的假期Role Play Vacation

九月底的曼谷,時晴時雨,室外到處帶點潮濕。

 但一踏進酒店大堂,空氣卻似換了一股味道,聞到若隱若現的香茅幽芬,讓人心神靜伏下來。

 想找的那位照顧哥哥的人,名叫Paitoon,是酒店宴會部主管,聽說他這陣剛為泰皇后72歲辦壽宴,最快也要後天早上才有空見面。

 且不管到時和Paitoon談到多少,先決定在這酒店裏住上四天,像以前張國榮來這裏那樣,吃東西、做按摩、河邊茶座喝咖啡、吹吹風,讓悠閒時光把自己的疲倦洗滌。這種角色代入的嘗試,或許能使人體會多些哥哥與這地方的某種感情關係。

 曼谷,號稱天使之城,可以讓人馬不停蹄活動,但這次,我想領略曼谷最舒閒的一面,用四天時間浸淫享受一間酒店,會是有趣的經驗。

 酒店的房間分佈在三棟建築裏,Author's Wing、Garden Wing和River Wing,以前哥哥招呼朋友來這裏便讓他們住Garden Wing,所以我也選住Garden Wing。

 推開房門,眼睛馬上被三個焦點吸引。一,落地玻璃窗像超級大電視熒幕,盡收湄南河兩岸景色﹔二,房內竟似一間複式小家居,上房下廳,房中的後窗也似一幅畫框﹔三,房間盡頭,有角縮入隱蔽的餐桌位,神秘而可愛。

 這麼精緻舒適的居室,卻只是酒店裏較「大眾化」的房級之一。更好奇哥哥的住房又是怎個模樣﹖

 入黑,靠河邊的露天餐廳擺開了豐富海鮮燒烤自助餐,從房裏拿了一本有關酒店百年歷史的書來,用遙遠的故事與面前炭燒龍蝦伴食,兩者皆津津有味。

 一百多年傳奇不斷Legends Non-Stop 100 Years

 1862年某個黃昏,英國女子安娜Anna Leonowen帶她兒子乘蒸汽船來到曼谷湄南河面上。當時的泰皇正將神秘古老國門初次打開,迎接西方事物,安娜便是泰皇蒙格Mongkut請來教皇室孩子的英文老師。

 蒙格皇派使臣駕船來迎,但百忙中未有替安娜安排即晚住宿之地,安娜指岸邊有座建築,「那看來像是旅館,是否可以度宿﹖」「那是一間海員旅館,怕不合適女士住宿,」使臣有點為難,「不如在船上再屈居一晚,明早便可入宮。」

 當時,安娜指的海員旅館,後來經過百年折騰,火鳳凰重生,終於成為連續十年世界排名第一的眼前這間曼谷東方酒店Bangkok Oriental Hotel。

 而安娜入宮的經歷,後來亦成為電影《國王與我》的藍本,三度搬上銀幕。

 1864年,東方旅館旁沿河一帶成為了歐洲各國使館區,政府在此建了首都第一條新馬路。

 1868年泰皇拉瑪五世登基,曼谷成為國際貿易港,東方旅館裏雲集了各方機會主義者和冒險家,旅館被不同東主買來賣去。直至1885年,一個丹麥人要將旅館建成一間「令泰國人瞳孔放大的歐洲殖民主義色彩大酒店」,請了意大利建築師籌建,這當時的「新酒店」果然百年不倒,後來成為現時酒店最有歷史價值的樓房Author's Wing。

 1888年,一位年輕的波蘭船員在東方酒店的酒吧出現,「他是來接任一艘叫Otago的貨船船長職位,亦憧憬去開始他的東方航海歷程。在等候船員養病和船隻裝貨期間,他常來酒店的酒吧閒坐遐想。

 船長的名字叫約瑟康勒Joseph Conorad,他的東方旅程和幻想力後來變成他一系列冒險小說作品,其中最著名的是拍成電影的《占勳爵》(Lord Jim)。

 隨泰國外交活動漸趨頻繁,1890年底,泰皇初次親身來到酒店體驗,他正考慮找間酒店專作皇家賓客的招待住所。酒店的歐洲殖民色彩使皇帝一見傾心,不久,便安排到訪的沙皇皇子尼古拉斯入住,自此,皇室便成為酒店最大的支柱顧客。

 二次世界大戰後,酒店多了一批另類層面的住客,來自西方各國的通訊記者在此休閒和交換情報。

 1946年某個下午,著名的女攝影記者Germaine Krull剛幹完泰皇葬禮和新皇蒲眉蓬登基的新聞圖片故事,她和商人朋友Jim Thompson在酒吧裏聊天。Jim Thompson充滿觸覺說﹕「這酒店很有潛質,我們可以把它發展成頂尖酒店,但這土地是屬於皇家的,我們需要找適當的合夥人,用聰明的談判去獲取這塊地。」他們找了兩個泰國人合夥,一個是皇子,一個後來做了泰國總理。Krull拋棄了記者生涯,投身經營酒店,但因意見不合,和Jim Thompson反面,Thompson後來將泰國絲綢出口歐美發揚光大,成為世界知名泰絲大王。

 20年後,Krull出售股權,去巴黎終老﹔她走後一年,Thompson亦在馬來亞高原地帶神秘蒸發。

 Krull一離開,有個意大利商人白林哲理Berlingeri收到了一個電話。

 白林哲理在泰國有超過60間公司,涵蓋全國經濟脈絡。電話中他合夥人跟他說﹕「有間酒店出售。」「沒興趣。」他不假思索。但合夥人加了一句﹕「是東方酒店。」「不早說。即買﹗」

白林哲理是火麒麟,他有眼光魅力,但沒時間親力親為。幸好命運剛安排了一個瑞士來的員工Kurt Wachtveitl出現,白林哲理馬上抓了Kurt來作管理人。

 白林哲理的終極指令是﹕「要這酒店成為世上最好之一。」他另一信念是﹕「客人總以餐廳的水準來評價一間酒店。」所以他決定要搞最好的法國餐廳,替酒店換新設施,及擴建高樓。要大手筆搞,就要找國際級合作夥伴投資,他找遍許多航空公司和酒店集團,卻談不攏。剛好一位匯豐銀行的朋友,建議他和置地公司談。那時正值置地想從香港轉向東南亞發展,兩者一拍即合。

 對於白林哲理的為人要求,有件當年小趣事很能反映他性格。他是泰國美食會的創會人,對食物要求很執,身為意大利人,他當時卻禁止餐牌上有意大利粉供應,理由是﹕完美的意粉,是要爭分奪秒最恰當時間火候才煮得好的,對餐廳來說,這目標太艱鉅。寧缺毋濫。

 在白林哲理和Kunt掌舵下,之後卅多年東方酒店進入最光芒的新時代,從英女皇、克林頓、李光耀到米高積遜、大衛碧咸、舒密加,名人巨星在這裏輪流轉,如果牆會說話,恐怕說的故事多得來不及聽。

 一間酒店的故事,竟成為一個國家發展的側影,我捧書,從露天餐廳一路讀到睡上,直至眼皮倦極垂下。

 這夜,發了許多浮幻的夢。

 不知是否太多奇情故事餘波在腦裏迴盪﹔又或是張國榮的緣故。

 泰香泰柔的一天Thai Scent Thai Sense

 曼谷第二天,天色陰晴不定,Paitoon仍在休假,沒見到他前,心總有點忐忑,不想出外玩,決定發掘些酒店裏的玩意。預約了按摩,但這是下午的事。

 近年曼谷流行一種給遊客參與的烹飪課程,這烹飪課意念最初便是東方酒店創起的。愛吃和愛煮是兩回事,烹飪本非我杯茶,但看了課程簡介,發覺這早上那課,是講泰國香料、香草的類別特性,似乎頗有趣。

 烹飪課室就在河對岸SPA按摩中心旁邊,從酒店私家碼頭乘專船過去,像天星碼頭過海的距離,三分鐘已到。

 烹飪講師沙森Sarnsern一開口,就使人想起泰國版的Yan Can Cook,講話多又快,像數白欖歌手。

 「對不起,剛從Phet Buri開車趕來,我已不住曼谷,空氣太差,每周過來上四天課,上完就走。泰皇都不住曼谷了,住華欣,離我家不遠。」沙森攤開色彩繽紛的香料,我想舉機拍攝,他一指﹕「Contex G2,我都有這機。嘿,現在人人都用數碼機,delete、delete,不用學光圈構圖﹗分別是什麼﹖」

 他拿起一撮切好的青木瓜絲,「這是用刨器刨的,方便快捷。」他再拿起一隻完整青木瓜,用刀在瓜上直線輕啄,再將瓜打橫一片,飄落一撮有粗有幼的瓜絲,「我喜歡這種古法人工切絲,口感較好。手動機和數碼機的分別也在這點,human touch﹗」

 戴勞力士錶教煮菜的沙森,食物知識豐富,「這是泰國薑KHA,比中國薑色白,帶香草味,入口初時清淡,回味漸覺辛辣……」紅黃米白不同顏色品種薑片逐樣試,香料真是很有趣。「甜羅勒葉是種帶有非常含蓄幽甜的香草……」「如果當茶葉泡,會否有類似鮮薄荷葉茶的效果﹖」馬上拿來滾水試泡,竟做出一種新的香草茶。

 烹飪課娛樂性十足,一上午飛快而過。

下午,踏入SPA中心。

 泰國是按摩天堂,東方酒店的SPA又是全曼谷最出名按摩勝地之一,張國榮每次必來這裏,一做起碼三小時,而且指定要一位在瑞士受訓的男師傅做,那師傅按摩美容樣樣全能。

 我沒挑師傅,只要求是年紀較大的女技師。

 真正的按摩,是一種觸覺藝術,像太極那樣,需要年月浸練出功夫。我沒見過任何按摩高手是年輕的。

 整個SPA剛新裝修過,按摩房內的浴室都裝有噴射蒸氣設備,讓人更鬆弛。

 三十多歲的按摩師叫Nalee,她從我背部按起,一出手,我便知道今天運氣非常好,遇對了人。

 她用的是陰力手法,力度先柔後沉,滲透性強但又使人覺得溫和體貼。她還有一個特點,整個過程中,即使左右手交替,她總會有一隻手保持在肢體上推動,使全程按摩處於絕無間斷的狀況。

 90分鐘的療程,平日我總會或多或少與按摩師交談幾句,但這次,我像沉醉在一位演奏家的精妙手法中,一言不發,讓靈魂在「樂章」裏好好得到憩息。

忽然飄來一首歌Suddenly a song

 夜裏,雨下得很密,偶然還有一下閃電悶雷。

 泡茶,茶包有六種選擇,想了想,才能決定那種。

 房中顯得特別靜,望見電視下音響竟是Bose,就播上一只unplugged CD聽。輕輕的歌使人陷入思維,想起晚飯時一位酒店裏的人跟我說的話。

 「張國榮最後一次來這裏,是他死前一年的一月份。那天,我剛好遠遠見他在陽台邊獨坐看海,當時就覺得他身影很寂寞。我們帶攝影師在拍攝食物照片,離他很遠,鏡頭也沒對他,但他很敏感地離走開了。」

 那人又加問了一句﹕「他到底為何要死﹖」「……」

 忽然,一首歌把我拉回現實中。

 一首很熟的歌,下雨的歌,Annie Lennox的《Here Come the Rain Again》,幽幽歌詞像有人在訴說秘密心聲—

那雨又在落下了,落在我頭上像點點回憶

 落在我頭上像新生激情


 我想走進那空曠風中,我欲似情人那樣傾訴談話

 想潛入海洋深處,那雨中是否有你……

 那雨又在落下了,落在我頭上像一齣悲劇

 像新的激情將我撕開


 我想在曠風底下呼吸,我欲似情人那樣熱吻

 想潛入海洋深處,那雨中是否有你……

 一遍一遍重播這歌,望窗外的雨,「那雨中是否有你﹖」

 一個冰火機Ice Lighter

第三天早上。在咖啡室陽台坐下,期待Paitoon出現。據說,以前張國榮最常來這陽台坐,咖啡室經理總親自招呼他,對哥哥有許多記憶。經理的名字很特別,叫冰,Ice。先和他談談。

 冰的名字不知是否和他的眼睛有關,他有一對嘻哈說笑之時看穿看透人的眼。

 「Leslie是個很易服侍的客。他本身就是一個照顧人的人。喜歡坐在最邊那張,抽煙,望河,或望泳池中的人。遇上香港遊客認出他,他會打招呼。」

 Ice見我點了煙,勾起他一個回憶。「Leslie抽煙,很少帶火機,只順手拿面火柴劃火。火柴有風很難燃點,我見了馬上去小賣部買個火機給他,印公仔很便宜那種。下次來,他又沒火機,我又再買,印了另一個公仔的。之後,他每次來,我每次送個公仔火機給他,幾年間,這些公仔火機如果在,已儲成一系列。」Ice的眼睛在這刻是柔的。

 我請他幫我買個那種公仔火機,他買了來。「以前送給Leslie的是泰拳公仔系列,現在公仔換了滑浪板。」

 Ice其實很喜歡張國榮演戲,但永遠不會在哥哥面前說起這些,「有一條線叫尊重的界線,應該和客人保持這點距離。」

 「Leslie每次都叫咖啡,咖啡擱卻不常喝,差不多時間便自動替他換壼熱的。」精於鑒貌辨色的人,一切盡在不言中。「他只想有點鬆弛,吹吹風,頭髮吹亂了也不太在乎。我總覺得,他是屬於這條河的。」這是Ice最後的話。

 然後他視線望向我背後,Paitoon來了。

一齣哥哥的告別有情天Leslie & Paitoon

 正如朋友形容那樣,Paitoon胖胖臉上,永遠帶點微笑,不過,此刻他的眼中還帶許多問號。

 我明白他的工作涉及很多名人皇室,對客人私隱極為保護,東方酒店在這點上要求極高。

 我告訴他一位朋友的名字,Paitoon聽了名字立刻放心下來。「他是很好的人,你是他朋友,應該也是好人。」這句話裏,包含一種特別意思。平常,他根本不見陌生人。

 Paitoon的工作長年面對無數身份尊貴的人,他對人需要很小心敏感,只有經過長時間接觸又得他信任的人,才會被他視為真正朋友。我提的那朋友,是Paitoon信任的,他也相信朋友不會亂介紹人給他,有這點微妙聯繫,Paitoon終於打開心窗說起張國榮。

 「我認識張國榮是因為嘉玲。」

 Paitoon在東方任職宴會部主管已有15年。香港60年代粵語片紅星嘉玲息影後,嫁了泰國富商隨夫移居曼谷,當時Paitoon的上司與嘉玲稔熟,張國榮每到曼谷,嘉玲會接待哥哥到酒店晚餐,大家開始認識。

 大約十年前,有次張國榮想來曼谷東方住,託嘉玲的女兒訂房,嘉玲女兒直接找了Paitoon安排,結果Paitoon不單安排了最好的房,連哥哥每天想吃什麼餐,去什麼特色地方,也一併安排妥善。一個照顧慣皇室的人如此貼身照應,從此哥哥非Paitoon不行。

照顧巨星絕不是件輕鬆事,「Paitoon,明天我想去吃那家意大利菜。」哥哥說,Paitoon就去安排,「就算最難訂位的地方,我也有點辦法。」Paitoon笑得很謙厚,亦很自信。

 但巨星有善變的權利。翌日早上,哥哥忽然說﹕「不如改吃泰國菜。」千辛萬苦安排好的事一下子作廢,Paitoon不動聲色再安排,照顧巨星的人最重要是應變力強,Paitoon深諳此道。

 試過多次這類變數,某天早上哥哥又對Paitoon說,「取銷昨晚你替我訂的A餐廳,我現在想去B餐廳。」「我沒訂呀,我知道你早上會改變主意。」Paitoon瞇瞇眼,哥哥笑起來,Paitoon已捉到他的路。

 「最初Leslie來酒店,總戴太陽眼鏡或戴帽,漸漸他愈來愈鬆弛,什麼都除下了。」除下衣物上的掩飾還是其次,最重要是Paitoon令哥哥除下對人的戒心。

 「有次,Leslie問我,Paitoon,你為何從來不要求我做什麼﹖譬如,叫我替酒店的名人簿簽名﹖」「你想這樣做,我當然歡迎的。」他還是沒有要求哥哥什麼。那時,哥哥已跟Paitoon很熟,但Paitoon明白「要求與自發」之間的學問,他緊守他對哥哥的「尊重的界線」Line of respect。結果,哥哥自動替名人簿上簽了名。

 「往後,Leslie來曼谷前,總會早兩星期致電我,問我有沒有空,如果我剛忙於搞宴會,他會改期等我有空檔他才來。」其實這時期的Paitoon早已不應酬普通客,他只專責皇室宴會的工作,但只要哥哥來電,他甚至會放假陪哥哥,親自開車做哥哥的司機,有時還一齊飛去清邁玩。

 「Paitoon,你為何從來不打電話給我﹖」哥哥常問他,Paitoon只笑不語,心想明星都怕應酬人。但這次哥哥是認真的,「Paitoon,如果你不肯打電話給我﹔我以後就不再來東方酒店住﹗」張國榮已把Paitoon視為真正朋友了。自此,Paitoon不但會與哥哥通電話,有時還飛去香港見哥哥。哥哥會預先跟Paitoon說好,在機場那個門口出來,哥哥的車子會等在那裏接他,反過來陪他到處玩。

 張國榮開告別演唱會那次,Paitoon和嘉玲也一起飛來香港,演唱會完了一起去哥哥家裏聚頭。

有一年,七月七日,Paitoon的生日,哥哥特意來曼谷包了酒店SPA中心旁一間小屋替Paitoon辦驚喜生日會。同樣,當哥哥生日,Paitoon也會在酒店最高貴的Le Normande餐廳留下最好最大的子給哥哥賀壽。

 好朋友除了分享開心,有時,更重要是有共同的價值觀。

 一次,哥哥問Paitoon﹕「如果有朋友問你借錢,借去投資高利潤但高風險的生意,例如經營賭場,又答應付你高利息,你會借嗎﹖」

 Paitoon很謹慎地想了想,說﹕「如果是真朋友等錢用,我會借,但不是因為想賺他利息。但如果那人借去做賭場,賭場會間接令很多人傾家蕩產,我寧願不借。」

 張國榮點頭﹕「我跟你想法一樣。」一番話,兩人知己更深。

 「Paitoon,我常帶很多朋友到酒店來,你對他們就像對我一樣,付出很多。我知道你是看在我份上才這樣做。以後,如果有人借我的名字要求你做什麼,你不需要花同樣的心力。」哥哥對Paitoon說了這句體貼的話。

 Paitoon對哥哥是花足心力的,每次幫哥哥訂房間便是一個例子。

 東方酒店裏最具歷史價值最吃香的房間便是Author's Wing作家樓,樓中有幾間色彩佈置各有特色的套房,每間套房以一個曾來過這裏的文學家定名,房價900美元一晚。

張國榮最愛的那間是Noel Coward套房,一間充滿貴族式彩藍色調的房間。如果這房被人訂了,就選旁邊另一間Somerset Maugham套房,佈局相同,深桃紅色調。

 除這兩間,他還喜歡River Wing河景樓的1012號房,那裏有個全河景陽台。

 「他最後一次來,是住哪間房呢﹖」我問Paitoon。

 「那次很不巧,剛好泰皇有很多國外賓客到訪,Leslie住慣的房間全被人包了,我想盡辦法,結果替他在河景樓頂層拿下一間套房1617號房。」Paitoon不假思索,一切都在腦裏。「Leslie來到,因為不是他住慣的房,起初不高興,我跟他說,你左邊的房間是英國雅麗珊郡主,右邊的是中東油國巴林的總理,我是把你提昇到這些貴族的同一層次,他一聽就開心起來了。」

 「不過,Leslie以前總是很容易開心的。但最後一次來,他顯得比以前靜。」Paitoon也靜了。

 我請求他帶我去看看張國榮住過的每個房間,甚至每個他喜歡的酒店角落,拍個留念照片。Paitoon去拿了門匙來,「他最後住的那間有人在住。」

 一路上走,經過我住的Garden Wing,Paitoon說﹕「偶然他在別處工作完,臨時經曼谷停留一晚,他也住過這樓的房,你的房號是什麼﹖」「352。」「好像他就是住這間。」

 沒那麼巧吧﹖﹗


 重溫一連串哥哥足跡Back to Leslie's Lane
 
張國榮最後那次來,顯得很靜,翌日,哥哥、哥哥的男友和Paitoon在咖啡室陽台喝茶,男友坐了一會上樓去,只剩哥哥和Paitoon。哥哥忽然說﹕「我最近覺得很不舒服,會不會是中了巫術﹖」「應該不會吧,要不要陪你去廟裏,跟高僧談談。」Paitoon以為哥哥是身體上不舒服,他沒知道哥哥已是心中病深。

 2003年4月1日晚上八點半,Paitoon收到張國榮近身朋友的電話,告訴他哥哥出事了。「我跟對方說,這笑話並不好笑。」Paitoon以為是愚人節的越洋玩笑,誰料玩笑變了事實,從此,只剩風繼續吹。

 「他送過很多CD給我,CD上都簽了名,寫﹕謝謝你常讓我開心﹗」哥哥還多次把歌詞口譯給Paitoon聽,Paitoon最喜歡的是哥哥那首《左右手》。

 陽台上又下過一陣雨,客人都避入室內了,只有一個人獨坐對河面,動也不動,令人想起最後那次的哥哥。

 我有意無意走過去,看真,原來只是一個睡的遊客。

 一趟湄南河洗禮Eternity boat trip

 看逝者足跡,最大含意,是讓活的人更懂得珍惜生命。

 離開東方酒店前的最後那天,我決定遊一趟這條對了多日的生命之河,吸吸它的能量。酒店替我安排好船隻和導遊,破曉前出發。

 凌晨五點半,天仍黑,在酒店私家碼頭上船。船一開,風就來了。

 本來打算感受一下海上的寧靜,但導遊充滿責任心地不斷介紹兩岸資料。

 「這幢高樓現時呎價XX銖,那幢醫院是最富豪級的療養院,房間比東方酒店還貴,對面一幢最新設計的全海景樓,樓價是XXX……」導遊歷史熟地價更熟。我斷言﹕「你肯定很喜歡買樓,賺到不少吧﹖」他遞來一個名片,導遊協會前會長、旅行社協會顧問、旅遊業培訓會秘書長,一大堆銜頭,「我做了這行20年,單這條河道,我就帶過伊利沙白泰萊、羅賓威廉斯、Tim Burton……」又一個犀利人,這河中的傳奇真是恆河沙數。

 天上變金變藍,是四天假期中最陽光燦爛的一天。河上生動起來,求佈施的和尚、洗澡的人、運輸的穿梭船各樣生活面貌呈現水上,逝者已逝,活者繼續努力去活。

 遊船駛出曼谷,直到鄰省小鎮埋岸,岸上有小販賣鮮豆漿油條,正好是地道早餐,再去鮮花市場逛,回程買一大包麵包,拋下河裏,擁起數百上千大魚爭食。三小時的船程,吸盡湄南河的生命力,讓人充實而返。

 一瞥最後房間The last room

 收拾好行李預備走前,接到通知,哥哥最後住過的房間客人走了,馬上趕過去。

 River Wing是三幢樓中最高的一棟,1617號房又是樓裏最高層房間。房間佈置遠比Author's Wing的平實,但這裏居高臨下景觀極闊。

我坐了坐對窗的單人沙發,想必當日哥哥也應是坐這椅上的。感受了一會,我向東方酒店和哥哥的足跡告別。

 有些精彩旅程雖然短暫,但走過它,已足夠讓人記憶到永遠。

 一點美麗的混淆Beautifully confused

 來這旅程前,我的目的是簡單清晰的。

 找Paitoon,看張國榮留下的足跡,去深切感受哥哥喜愛這酒店的理由。

 臨走前,酒店的人也有點訝異﹕「你幾天都沒離開這酒店﹗」即使去那破曉的遊河,感覺上我仍在酒店裏,因為是從酒店直接踏足下船的,河便變了酒店無限延伸的部分。

 這地方,除了我最初的目的,彷彿還有什麼讓我潛意識地留戀此處。

 我到圍酒店的四邊馬路走了一圈,貼鄰的東亞貿易公司殖民地式大樓已經空置,但仍屹立不拆。大樓前一個油麻地式舊碼頭仍載渡人流,碼頭邊一排平民式大牌檔在供應午餐,一幅幅似曾相識的畫面,高貴與平民的距離,咫尺可及,和諧並列。

這些令人懷念的殖民地泛金畫面,曾經也是屬於香港的,但現在已在香港消失隱褪,只剩這裏還有。

 作為香港最後一個貴族,哥哥的確是屬於這裏的。

 作為一個普通遊客的我,此時心情,則明顯比來時多了一點混淆,一點除卻巫山不是雲的美麗混淆。
   

Please read this article.
Leslie's Footprints in Oriental Bangkok
[PR]
by Franny64 | 2004-11-28 14:16 | Trackback | Comments(0)

Leslie, we love you forever

今日は「1127 Happy Together」でした。

参加できなかったスタッフから贈られたお花。
a0020835_014275.jpg
(多謝、gaumeiさん)
みんな同じ気持ちです。
Leslie, we love you forever.
[PR]
by Franny64 | 2004-11-27 23:55 | RED Mission | Trackback | Comments(0)

Breeze Blows On

<微風中>
そよ風の中 あなたの笑い声が満ちる
陽の光の中 あなたの精神と生命が満ちる
まだ考えている あなたは映画の終わりのようにわたし達のもとを去ったのではないと
まだ信じている あなたはここいるのだと

信じている それほど遠くなくまた一緒になれることを
でも聞きたい あなたは覚えていてくれる?
そうやって笑うこと、涙すること 全てあなたの愛しい想いへと変わる
あなたへと飛んでゆく
あなたに再会するまで
わたしの思い出の中で 

雨の後でも あなたの光と影が
行き先を見失った わたしに進むべき道を教えてくれる
得難いあなた 比類なき完璧さ
あなたが残してくれた物語は わたしのインスピレーションになった

信じている それほど遠くなくわたし達がまた一緒になれることを
いつまでも覚えている
わたし達は離れていても その時には限りがある。
わたしの生涯をかけて あなたを愛し続けるだろう

その時、あなたを思い、あなたの思い出を追いかけている
あなたを忘れることなどできない 誰とも比較のできない

さようならわたしの愛しい人、わたし達が一緒にいられたら
思い出す いつも思い出す
あなたがいたからこの世がとても美しいものになった
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心に足跡を残した。
あなたの足跡の記憶はいつもとても優しい


「微風中」の歌詞の内容です。 Trancelated by Naomi/ Franny
[PR]
by Franny64 | 2004-11-26 21:59 | RED Mission | Trackback | Comments(0)

Breeze Blows On

Joeyから、新しく作ったレスリーのメモリアルソングが送られてきました。

ぜひ、皆さんも聞いてください。
Joey's new song

*注:上のリンクがダウンしている時にはこちらで聞いてください。
Leslie Cheung.Com
Leslie Cheung Net

<微風中> Breeze Blows On
(曲,詞: Joey Lo 編曲: Ho Ka Chi )

微風中 充滿你的歡笑聲
陽光中 傾注你生命
仍想你 未曾別去似場戲
仍相信 你在這天地~

要再遇 但我信不是遠無期
卻要問 問你會否記起
笑與淚 盡化作情思風中飛
記憶中 再會你~

微雨後 灑滿你的光與影
迷失中 指引我生命
難得你 無瑕無缺太完美
留低的 故事最可喜~

要再會 但我信不是遠無期
要記住 是永遠都記起~
縱別離 就算這時光有限期
這一生 愛著你

時日裏再回味 年月裏追憶你 仍是最難忘記 誰也沒法比~~

再見吧 若與你相聚有年期
記住吧 願永遠都記起~
這世上 自有你從此多麼美
腦海中 印下你~~
回想起 也是美


New memorial song for Leslie was sent from Joey.
Joey is a long time fan of Leslie. He is making memorial song for Leslie.

Please listen to his new song.
Joey's new song

<微風中> Breeze Blows On
(Song & Lyrics by Joey Lo, Arranged by Ho Ka Chi )

Your laughter fills the breeze
Your spirit and vitality fills the sunshine
You haven’t left us like a movie drawn to a close, I still think of you
I believe you are still here

I believe we can be together again before too long
But I must ask you, will you remember me
Those laughter and tears we shared have all turned into loving thoughts of you
Flying away to you
Until they reach you
In my memories

After the rain, your light and shadow is everywhere
Guiding me when I am lost
You are so precious, so flawless and too perfect
The stories you left behind have become my inspirations

I believe we can be together again before too long
What should be remembered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Although we are apart, and although time is limited
I will love you all my life

Recalling you in time. Chasing your memories in years.
You are still the hardest one to forget. Nobody compares

Farewell my dear, if we will be together in time
Let’s remember, and always remember
How beautiful this world has become since you were there
You have left your footprints in my mind
The recollections of your footprints are always so sweet

English tranlated by Joey
[PR]
by Franny64 | 2004-11-25 00:32 | RED Mission | Trackback | Comments(0)

The tango is...

The tango is two people in search of each other.
It is the search for an embrance, a way to be together.

タンゴは2人がお互いを知るためのものである。
それは抱きしめることであり、一つになる方法である。

a0020835_2127511.jpg

[PR]
by Franny64 | 2004-11-24 21:29 | Monologue | Trackback | Comments(0)

One light, different reflections.

One light,
different reflections.
This is how I like
to describe our love.

ひとつの光、様々な反射
これはわたし達の愛を説明する方法である。
a0020835_233397.jpg

[PR]
by Franny64 | 2004-11-23 18:26 | Film | Trackback | Comments(0)

Handsome face

a0020835_20494048.jpg

[PR]
by Franny64 | 2004-11-22 20:50 | My Favourite | Trackback | Comments(0)
台湾から発売された「ブエノスアイレス・ゼロ・ディグリー」にはポストカードが8枚ついていました。
1127イベントで展示をするために、ポストカードに書かれたメッセージ(英文)を訳しています。

Eight post-cards were added into "Buenos Aires, zero degree" of DVD Taiwan version.
I am translating the message (English) written in the post-card for display at 1127 event.
a0020835_2140386.jpg

[PR]
by Franny64 | 2004-11-21 19:55 | Film | Trackback | Comments(0)

レスリー・チャン(張國榮)に関するmy memoir 


by Franny64